随时应对国际经济贸易合作中的变化

2020年02月24日 星期一, 17:12:43
 Font Size:     |        Print
 

工贸部部长陈俊英。

(人民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近日正式发布通报,将越南和其它20多个国家从享受美国《反补贴法》的优惠待遇的发展中国家名单中剔除。该决定将致使越南失去一些有关贸易的优惠待遇和权利,在某种程度上对发展国家经济和保持贸易交流活动的稳定过程造成影响。有关该问题,《人民报》社记者就越南为随时应对不仅美国的上述动态,而且还有全球经济贸易合作中正在发生的难以预测变化所作出的准备对越共中央委员、工贸部部长陈俊英进行采访。

记者:请您说一下,美国近日取消对越南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的优惠待遇一事对我们造成哪些影响?

陈俊英部长:近年来,全球层面上的经济贸易合作关系发生了基本的变化,可以说是实质上的变化。在较长的阶段中,国际贸易中的各项合作活动大部分基于具有传统性的关系,其体现在以下两点。第一,贸易主要集中于商品领域,与此同时,地区和国际框架内的各项规定也围绕着商品贸易。第二,基本经贸关系基于合作,并且或多或少具有单向性,其中各发达国家在部分领域上提出部分一定的优惠,让各发展中国家有条件更迅速且有效融入全球经济,最大的是普遍关税优惠机制(GSP)。优惠没有GSP那么高而其影响程度更小就是反倾销和反补贴案件中的一定优惠。近期,各国间经贸合作关系在实质上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首先是,国际贸易范围已经和正在逐步扩展到其他领域,不仅限于商品领域等传统贸易。此外,经贸关系在公平、平等、透明及互利共赢关系上建立的,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各发达国家单方面对各发展中国家给予优惠待遇。当前,各发达国家均将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为各发展中国家给予一定的优惠待遇。美国近期进行的政策改变就是上述趋势的下一步。然而,由于我们已主动提前做好准备,因此上述变化似乎对越南造成的影响不大。甚至我们因对地区和世界形势作出预测而领先于其它许多发展中国家,因此我们在国际竞争中具有较为顺利的余地,即使在各发达市场政策发生变化的背景下。上述准备工作就是谈判和签署各项新代自由贸易协定,其在平等互利关系的基础上建设的,合作范围全面、深广并且具有更高的战略性、更长的视野。

记者:在国际经贸合作关系中发生基本变化的背景下,请您谈一谈越南已作出哪些具体准备?

陈俊英部长:首先,我们一向将经济内力视为对国家共同发展事业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因素。然而,越南经济规模相当小,我们尚未仅依靠于内力,而真正需要有效利用地区和国际投资贸易机会来发展国家。可以说,越南经济从未迎来目前如此巨大的机会来推动增长与发展。2019年进出口额猛增已证明这一切。我们已经有效利用并抓住经济内力和国际近年来带来的各种机会。由于尽早认识到近期国际贸易中的变化趋势,我们已早在几年前作出具体准备。有关大主张,越共十二届中央委员会于2016年11月5日颁布关于“在越南参加新代自由贸易协定的背景下有效融入世界经济,保持政治社会稳定”的06-NQ/TW号决议。这是极为重要的文件,明确预计在本地区乃至世界发生的变化以及国内经济的实力,提出继续融入国际经济的各大方向。在06号决议中,对我们在融入国际经济过程中的行动计划带来影响的极其重要亮点包括:基于国家和民族利益实现融入并随时在投资、电子商务、劳动标准、环境等新领域上进行融入。在此基础上,我们已早日力推谈判和参加新代自由贸易协定,旨在建立符合新形势的各种经贸合作关系。2017 APEC年中,我们已经同日本和部分国家鼓励和促进形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及进步协定》(CPTPP)。其后,完成《越南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并获得欧洲议会批准,若继续获得越南国会的批准,该协定拟定于今年年底生效。对于美国,我们已设立高层定期对话机制,以解决双边关系中突发的问题。当各大国改变其在国际经济贸易关系中的切入方式时,我们被认为比本区域其他国家受影响较小。举一个例子,美国撤销GSP政策,取消对本地区多个发展中国家的优惠待遇以及欧盟即将撤销对部分发展中国家的部分商品类的优惠待遇时,越南遭受的不利影响仅处于最低水平。甚至,部分观察者却将之视为越南经济向前迈进的机会,因为越南是本地区唯一国家成功迅速而大力与世界各大伙伴建立新代自由贸易协定。

记者:成为在制定各项新代自贸协定中领先带头的国家肯定将与各种挑战并存,那么依您看,未来我们要采取哪些措施?

陈俊英部长:为融入国际经济进程的新阶段做出准备,以主持参加融入国际经济进程的作用,工贸部已同其它部委单位积极开展06-NQ/TW号决议所示的各大方向。然而,各项新代自贸协定生效后,我们须作出比过去更大的努力。有关法律,为了未来实施CPTPP和EVFTA,越南国会已通过修改多项法律文件,例如《劳动法》(修正案)、《知识产权法》及《保险经营法》等。工贸部也正在建议政府指导各部委单位力推建立各种新的实施机制,符合EVFTA,使之在经过国会批准后立即生效。最重要的不是单纯兑现承诺,而如何造出新的经济利益并建立各种机制,旨在确保融入国际经济进程带来的利益以最公平的方式分享给所有人,其中有劳动者和中小型企业。

记者:您可不可以分享一下工作和参加各项国际贸易协定过程中的难忘回忆?

陈俊英部长:我最难忘的有两个。第一是与CPTPP有关的,我们当时担任2017年APEC东道主,CPTPP领导人会议失败,无法在岘港市举行时,越南须同日本引领该协定度过困难。当时,我们东奔西跑向各国借鉴有关如何解决这种情况的经验,但各国均肯定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因此,我们同日方大臣就解决方案进行商讨和达成一致,即使CPTPP领导人会议无法召开,也必须要维持CPTPP。越南已同日本说服各国召开会议,并此后发表结束部长级谈判的宣言。当时,很少人想到CPTPP可以取得成功,但以决心和坚持说服,CPTPP最终予以签署并生效。这不仅是体现出越南在APEC主席年刻下烙印的举措,而且还为2019年国家发展成绩作出务实贡献,即对CPTPP中各新市场的贸易顺差额对国家贸易顺差总额的110亿美元贡献近50亿美元。

第二是即将签署EVFTA的时候。经过国会各直属机构、各部委单位的巨大努力,EVFTA准备工作似乎就绪。但,作出决定的约两个星期之前,三个欧盟成员国提出了一些担忧,甚至表示,若不能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将不会通过签署EVFTA。如果这样,我们将错过机会,因为到下一届轮值主席任期,我们须重新办理手续,从说服欧盟的新主席国提出新议程,到重新说服各欧盟成员国。获得消息后,政府总理要求我携带由总理亲手签署的信赴欧洲解决,不让各国因经济关系中存在一些差异而破坏共同合作进程。问题在于上述三个国家的政治局势非常复杂,一个国家正在放假,若要等待,会耽误时间。因此,要四处奔跑,拜托某国部长问其它国家安排时间,直接会面递交总理的信并为他们解释。最终,各国同意签署,但在2019年6月30日罗马尼亚欧洲理事会轮值主席国任期结束之前欧洲理事会来不及在几天内完成手续。幸运的是,总理说可以在一天内从日本飞回国,我们要利用这一压力来加快各项手续办理进程。可喜的是我们最终也通过狭窄限宽门,签字仪式在星期日2019年6月30日举行,也是罗马尼亚担任欧洲理事会主席任期的最后一天。

记者:谢谢您!(完)

本报记者 志功

分享到

  • 微博
  • Facebook
  • Twitter
  • IN
  • Google+
  • email

同类别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