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着力提升增长质量

2019年09月21日 星期六, 18:04:40
 Font Size:     |        Print
 

附图。

(人民报)近年来,朝着可持续方向将经济结构重组与增长模式转型相结合这一过程得到大力开展,并取得了许多积极结果。该过程应继续得到巩固和维持,旨在提升今后增长质量。

积极结果

由越南中央经济管理研究院(CIEM)与澳大利亚协助越南经济改革计划(Aus4Reform)联合开展的2016-2020年经济结构重组和增长模式改革落实结果评估报告表明,自从2011年朝着推进经济结构重组和增长模式转型的方向进行政策定向转变来实现迅速且可持续增长后,越南经济已发生积极转变。2011-2015年,各项宏观政策从放松到刺激和促进增长转为紧缩且灵活调整以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同时朝着提升质量、效果及竞争力的方向开展一系列经济结构重组及增长模式转型提案和计划。

越南中央经济管理研究院原院长、Aus4Reform计划国家主任阮廷宫博士表示,上述主张和政策方向的改变是合理的,为2016-2020年迅速且可持续增长打下坚实基础。2016-2020年政策定向基本上继承并进一步维持和力推2011-2015年的政策思想和框架。2016-2020年期间出台的各项决议和政策也进一步大力落实有关保持宏观经济稳定、遏制通胀、优化营商环境及提升竞争力的工作,使之更加深入务实。

遏制通货膨胀,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及增强经济体抵抗力等是2011-2020年尤其是2015年至今所取得的最突出结果之一。年均通胀率和年底通胀率连续下降,由2011年的18.6%左右将至2015年的0.6%,并在2016年至2019年6月份期间连续保持在3.5%以下。同样的,年底通胀率由2011年的18%左右将至2015年的0.6%,并在2017年至2019年6月份期间继续连续保持在3%以下。因此,报告重申,通胀率将保持在5%以下,不仅达到目标,而且还远远超过所既定的目标。

将政策转为优先遏制通胀,保持宏观经济稳定等已经使金融政策乃至国家财政调控工作变得更加透明。财政收入得到较大改善,财政收入结构也发生更加积极的变化。从2016年至今,财政赤字大幅下降并稳定保持在GDP的3.5%左右,达到党和国家所既定的目标。公债和外债趋于迅速下降。公债和外债管理没有之前如此紧张,为恢复和保持宏观经济稳定作出巨大贡献。

整个阶段国有经济年均增长率约为4.7%。与此同时,私有经济和外资经济取得较大增长,为推动经济增长注入动力。私有经济年均增长率为9.1%(从2016年至今年均增长12%左右)。外资经济年均增长9.57%(从2015年至今年均增长11%以上)。与此同时,个体经济年均增长5.7%以上。集体经济取得比较稳定的增长率,年均增长5%左右。因此,仅有国内私有经济和外资经济的增长率高于或远远高于经济增长率,为推动该战略时期经济增长注入动力。

2016-2020年增长质量中的另一个亮点是增长更大程度依靠于劳动生产率的增速。这就是该阶段增长方式与质量改变中最突出的一点。2011-2015年劳动生产率增长19.6%,2016-2020年劳动生产率拟定增长26.2%。

阮廷宫先生表示,上述结果来源于从2011年开展的改革核心内容转换和经济社会发展调控工作。不再把开矿业视为实现经济增长目标的调控工具,增长主要依靠于改革和促进生产经营活动,而不像2006-2010年阶段那样依靠于扩大信贷和经济刺激计划。从而,创造够强的新动力来调集更多社会资源,更有效的分配和使用上述资源,进而逐步建设更加合理且活跃的经济结构,增长潜力不断增加。

克服短板,成功开展增长模式转型

阮廷宫博士评价说,虽然较过去阶段相比,宏观经济稳定继续得到巩固,经济体的抵抗力有所改善,但由于经济开放度迅速增长,经济仍在大程度上依赖于外国投资商,因此,脆弱性水平仍较高。越南中央经济管理研究院的研究报告指出,2011-2018年,私有经济和外资经济的增长速度远远高于其他经济成分的。因此,私有经济占GDP的比重由2011年的7.34%增至2018年的9.1%(增加1.76%)。外资经济占GDP的比重由2011年的16.66%增至2018年的20.28%(增加3.62%)。与此同时,国有经济由2011年的29%左右降至2018年的27.67%(下降1.54%)。

在地区和世界形势日益复杂,尤其是对于继续对外开放的经济体而言,巩固和保持宏观经济稳定,针对外面的影响,增强经济抵抗力和降低经济脆弱性继续是不可缺少的要求。在此基础上,推动改革、大力进行结构重组及逐步开展增长模式转型。为了落实上述目标,阮廷宫博士认为,要对整个经济体乃至不同产业、领域及地方采取同步措施。此外,应采取克服经济依赖于外资企业这一状况的各项措施。

阮廷宫博士也重申,克服失衡之处不意味着限制外国投资商,而要促使国内私有经济以更快速、更均匀发展。与此同时,促使国有企业变得更加自主、活跃,并继续加大投资发展力度,更有效的使用资源,在国际市场上做好竞争,为国家经济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另一方面,应建成增长动力区,让各动力经济区调集足够的资源,充分发挥优势,使其增长速度高于国家其他地区的。其中,为河内与部分附近地方及南部动力经济区在增长模式改革,转为主要依靠于应用、改革及发展技术来推动增长中真正发挥领先带头作用提供便利条件。(完)

本报记者 忠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