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接越南与欧盟的"高速路":

(一)面向实现EVFTA的努力

2020年06月17日 星期三, 11:24:40
 Font Size:     |        Print
 

附图。

(人民报)2020年6月8日,越南国会表决正式通过批准《越南-欧盟自由贸易协定》(EVFTA)及《越南-欧盟投资保护协定》(EVIPA)。上述两项决议有望促进外资涌入越南并为国内企业进入总值约为18万亿美元的市场创造机会,与此同时越南经济要面对诸多新挑战。

努力搭建合作之桥

EVFTA被视为越南从来签署的具有许多深广与先进承诺的新一代自贸协定之一。在全球经济、贸易、投资的增长遭受Covid-19疫情造成的巨大负面影响的背景下,上述协定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越南国会批准上述两项决议之前,2020年2月12日,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召开的会议上,欧洲议会议员已经表决批准EVFTA及EVIPA。欧盟把上述两项决议视为该地区与一个发展中国家签署的最具雄心、最仔细且现代的自贸协定。欧盟各国同时把其视为自从2012年6月双方正式启动EVFTA谈判进程的8年后,欧盟27个成员国及越南尤其是企业界十分期待的一个重要进展。其中,谈判时间仅为三年(从2012年至2015年),剩余的时间用于完毕相关手续以双方批准。

从2010年10月起,双方同意启动谈判并于2012年6月开始谈判进程。从2012年10月至2015年8月,双方共进行14轮正式谈判及许多中期谈判活动。于2015年8月4日谈判活动基本上结束。2015年12月1日,EVTFA谈判活动正式结束并与2016年2月1日协议文件正式得以对外公布。2018年6月26日,双方就新一个实施步伐达成共识,即把协定分为两个部分:EVFTA及EVIPA,同时正式结束针对EVFTA的法律核查过程。2018年8月,针对EVIPA的法律核查过程完毕。

2019年6月30日在河内市,在越南政府总理阮春福及欧洲贸易委员会委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的见证下,双方签署了上述两项决议。EVFTA及EVIPA于2月12日获得欧洲议会批准并于6月8日获得越南国会批准。对于EVFTA,获得批准之后,该协定将于2020年8月1日正式生效。而EVIPA还需要欧盟27个成员国的立法机构批准方能生效。

越南外交部副部长裴青山表示,鼓励欧盟支持促进两项决定是政府、国会、各部门机构的巨大努力。越南及欧盟高层及各级领导都支持并重视两项决议的签署事件。

分为两项决议之后,自2018年起,双方开展许多互访活动,旨在鼓励并向欧盟直属机构通知有关协定中各条款及实施路线图。协定的审议与签署过程中的每座里程碑都与双方外交接触努力息息相连。众多越南特派团已经开展直接拉票活动,提供充分信息,阐明两项协定对双方的重要意义及作用。

机遇与挑战并存

自从建交的1990年11月至今的近30年来,越南与欧盟关系迅速发展。2012年,双方签署了《越南-欧盟全面合作伙伴框架协定》(PCA)。双方同意认为,落实EVFTA及EVIPA将为在双边关系发展的第四个十年阶段中升级越欧关系注入新动力。欧盟已经同日本、韩国、新加坡及越南等亚洲四个国家签署EVFTA,从而为加强亚欧两区及东盟-欧盟两个联盟的合作与对接奠定基础。

以前的自贸协定内容主要涉及减免针对商品及服务的关税或补充投资保护、知识产权等条款,而越南与欧盟刚签署的自贸协定是新一代自贸协定,其内容有重大改进。研究者指出新一代自贸协定的特征,即承诺范围最广,没有列外(覆盖着几乎全部商品及服务),承诺深度最强,因为按路线图把关税几乎减免为零;实施机制严格;覆盖着劳务、环境、国有企业、政府采购等被视为非传统领域等。

据研究结果,EVFTA将拉动越南2025年GDP增长4.6%、对欧盟的出口额增长42.7%;欧盟于2035年的GDP将增加295亿美元,出口额增加29%。多归于EVFTA,未来十年内,每年就业机会将增多15万个,脱贫人数共80万人。该协定被认为为对欧盟出口增速注入动力,对越南出口商的80%关税税目得以消除,其中有纺织品服装、电子、鞋类、农业等重要产业。因此,上述两项协定是双方发展尤其是在全球局势动荡不稳的当前背景下的黄金机会。

然而,拥有苛刻标准的欧盟市场将设定严苛的贸易技术壁垒,这是越南企业面对的机遇与挑战同行。实施协议时将给越南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提出许多挑战。他们同时或将面临由欧盟竞争对手提起的商业诉讼。此外,两项协议或将对双方共同发展过程造出新壁垒,诸如加深各领域的发展差距,给来不及发展的产业施加压力等。

无论如此,按照欧盟的评价,EVFTA是欧盟同一个发展中国家签署的最具雄心的自贸协定。签署上述协定肯定越南与欧盟为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基于法律的贸易自由化及透明平等投资活动做出贡献是共享的利益。这是各方为开通链接欧盟与越南的两条高速公路所付出的不懈努力,旨在双方进军彼此市场,并无论全世界正要面对由大疫造成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挑战,也把经济融入世界经济这片大海。(未完待续)

《今日报》记者: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