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和新西兰企业论坛在奥克兰市举行

越南和新西兰企业论坛在奥克兰市举行

(人民报)值《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签署之际,越南工贸部同越南驻新西兰大使馆、东盟和新西兰商务理事会在新西兰奥克兰市联合举行2016年越南和新西兰企业论坛。  (2016年02月06日 星期六)

同类别新闻:

2016年越南对TPP缔约国的金枪鱼出口额将大幅度增长

  2016年02月08日 星期一
(人民报)2016年越南金枪鱼出口额有望呈现正增长态势,达5.07亿美元,同比增长8%。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在新西兰正式签署

  2016年02月04日 星期四
(人民报)越南工贸部部长武辉煌同其他11个成员国经贸部长2月4日在新西兰奥克兰市正式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TPP与EVFTA:越南中小型企业的机遇与挑战”论坛在河内举行

  2016年01月22日 星期五
(人民报)越南工贸部贸易促进局1月22日在河内举行题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与《越南与欧盟贸易自由协定》(EVFTA):越南中小型企业的机遇与挑战”的贸易政策论坛。  

世行:TPP可带动越南出口增长30%以上

  2016年01月16日 星期六
(人民报)世界银行日前汇总的估算结果显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旦生效,至2030年越南的出口将较没有TPP时期增长30.1%。  

加入TPP后越南将要面临不少挑战

  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人民报)题为“TPP对越南和地区经济所带来的影响”研讨会12月28日在胡志明市举行。与会代表表示,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对越南来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越南仍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是TPP12个成员国当中发展水平最低的国家。 

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后的越南钢铁产业

  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
(人民报)开放市场、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在给越南多个经济行业迎来新的机会的同时,也迫使包括钢铁产业在内的其他行业面临十分激烈的竞争。由于经营规模小、财力有限、缺乏有关贸易救济纠纷案件的处理经验,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必将给越南钢铁产业带来压力。 

TPP使越南金融银行更加开放 利与弊并存

  2015年12月19日 星期六
(人民报) 越南签署一系列自由贸易协定、今年年底加入东盟经济共同体并于10月份完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进程等必将使越南金融银行业更加开放。这将为推动越南银行体系更有效且健康发展带来机会,同时为越南经济增长提供有力支撑,然而所面临的挑战和竞争压力也会更大。 

确保国家财政预算收入稳定

  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人民报)越南财政部代表近日表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旦落实,承诺对越南78%至95%税目产品实行零关税的TPP各成员国就在协定生效后完全减免对越南97%至100%税目产品的关税。剩余的其他税目的产品关税将在5至10年后按路线图逐渐有序降为零,采用关税配额的敏感商品除外。  

TPP成员国承诺对越南78%至95%税目产品实行零关税

  2015年11月07日 星期六
(人民报) 越南财政部11月6日称,TPP成员国已做出承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生效后将对越南78%至95%税目产品实行零关税待遇。越南也将为TPP成员国65%税目产品实行零关税待遇。 

越南棉花棉线产业迎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投资新浪潮

  2015年11月06日 星期五
(人民报) 结束《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后,流入越南的外资增长在望。然而,因行业特征不同而迎接机遇和应对挑战的方式也不同。为了进一步了解TPP对越南尖端行业之一的纺织服装和棉花行业所构成的影响,《今日报》记者已对越南棉花棉线协会副主席阮文俊进行了采访。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抓住机遇 应对挑战

  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人民报)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被视为一项质量高、涵盖范围广和标准高的自由贸易协定。为了抓住TPP所创造的机遇和应对其带来的挑战,TPP生效之前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是刻不容缓。 

优化越南投资环境

  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人民报)越南引入的外国直接投资(FDI)继续保持高增速。但对《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谈判成功之后所发生的变化来说,越南投资环境仍需优化,进而更大力度地引进外资。 

越南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利大于弊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人民报)中国香港《明报》10月17日发表文章称,十二国今年10月初结束谈判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旦生效,就给越南——一个发展中国家带来许多巨大利益和优势。 

TPP和越南农业的发展动力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人民报)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过程中乃至谈判结束后,越南农业一直存在两种明显相反的心情。第一种是因TPP为越南国内以及出口市场创造新的机会而高兴,但同时为国内企业队伍和农户的生存感到担忧。出路就在于增加投入越南关键行业的比重这一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