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里克•肖威尔称在越南开始他的战地记者事业

2013年07月01日 星期一, 11:05:31
 Font Size:     |        Print
 

帕特里克•肖威尔与越南观众交谈。

(人民报)在2013年越南和欧洲纪录片电影节框架内,前来越南介绍《战地记者》这一电影时,帕特里克•肖威尔已经谈到自己的职业生涯。而1968年越南战场就是他开始自己战地记者事业的地方。

可以说,帕特里克•肖威尔出生于具有“迁移”传统的家庭:他祖父曾是法国大使、他父亲是《法新社》和《费加洛报》的记者,叔父是在帕特里克赴越南奠边府之日逝世的有名制片人皮埃尔•肖恩多夫。

就在1968年戊申春节攻势期间,18岁的帕特里克战地记者来往越南开始工作。他透露,首先,他把这份工作视为一个探险之旅,而不是一份工作:“乘坐飞机时,我和同事们还互相戏弄开玩笑。然而,没过多久,亲眼目睹老百姓的惨死景象,我突然有内疚的感觉。我发现,我所目睹的、所经历的和所体会的远远大于我微小的生命。”

谈起越南战争时,帕特里克称:“在西贡堤岸周围地区游逛的时候,我突然碰到正匆忙走路的一名解放战士,我们都重重地摔在地上。双方面面相觑。身上穿着一套美军衣服、手里唯有一台照相机的我盯着那位兵人片刻后才能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法、法国’。也许看见我的照相机、猜测我是记者,所以他让我去。”

跟踪越南战争的5年期间,有时候他想回家,但是他最终决定流下来以查明美国人在这里进行这场战争的真正原因。

除了与那位解放战士的上述偶然相遇之外,帕特里克还有机会与另一位越南北方战士见面。帕特里克说:“他是一个战俘,当他认出我是法国人的时候,他试图跟我谈了一会儿。他曾是巴黎索邦大学的学生。他的父母是抗法战争期间的卫国兵。以前,我以为,对方一看见我们就开枪,而不是这样交谈的风格。这位兵人非常友好,就是他令我‘大开眼界’。我意识到,从森林出来的战士们原来都是受过教育、情怀浓厚的人。”

当作一名战地记者,这意味着像一名真正的战士一样要接受所有的风险。帕特里克说:“若想得到参战士兵的接受,你必须成为他们之中的一个成员,这意味着你要与他们并肩冲击。风险也有它的价值,虽然有时你可能受伤,你反过来获得很有价值的反映事实的图像和信息。无论是哪方部队的参战战士,只要知晓你是从没有太多困难的国家前来的战地记者,他们就重视你,甚至将你看成他们的兄弟。”

然而,这项工作不是一直与光荣及赞美同行。“人们经常问我,如果战争中遇到了即将被杀害或快死的人,你将做什么,拍摄还是干预?”我清楚地回答:“我是摄影记者,因此我将优先完成这个任务。实际上,在那样场合下总有别人前来干涉。若我是出现在那里的唯一人,我将救他。”“我们不是消遣拍摄的,照片里那些死忙反映了许多问题,并且一定将给观众带来一些思索。”

数十年奔波于该危险的工作之后,帕特里克身上的伤口数不胜数。他的同事甚至开玩笑地说,脱了上衣的帕特里克看起来像身体贴上一张地图一样。

“上路吧!”这句话好像综合反映了帕特里克的全部生涯。他的任务是冲到阵前、前往事件发生之地。帕特里克肯定:“我不是很佳的摄影记者,但我将永远坚持这份工作。”(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