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西方艺术大师”

2015年03月18日 星期三, 21:59:55
 Font Size:     |        Print
 

黎伯党画家。(图片来源:越南快讯报网)

(人民报)黎伯党画家1921年于越南广治省赵丰县碧罗东村出生,1939年他赴法国参加反德国法西斯的法国抗战军并被俘虏。

黎伯党画家说,开始时被拘留在大部分是犹太人和东欧人——服苦役犯人和枪毙犯人拘留区。看到他矮小的个子便觉得好奇,SS军官对他进行审查。他们问黎伯党是什么国籍?黎伯党说:越南。那个SS军官困惑地问同事:越南在哪里?没人知道。另外一个SS军官问:越南有没有靠近日本?黎伯党立即说,很近,越南也是个亚洲国家,是日本的邻国等。那场迅速的审查结束后,他们将黎伯党搬到有很多法国囚犯的拘留区。

获得释放后,黎伯党曾一段时间在巴黎过着流浪生活,并跟随着那些失业人离开奢华之都巴黎前往图卢兹市寻找就业机会。他在图卢兹市一家小机械车间当佣工,过着平凡稳定的生活,但是没有未来。他回忆起,在年幼时,村里的人经常说他是个“有才华”的小伙子,因为他可以雕刻、彩绘泥塑较为相似的各种动物和东西,这些工作需要巧手。图卢兹市有座艺术学院,黎伯党知道,要考上图卢兹艺术学院,才华比文化知识更加重要,这对于除了天赋以外没有任何文化文凭的他来说是个特别顺利的。为了考上图卢兹艺术学院,黎伯党找个绘画培训班,然而这个培训班下午5时到7时30分上课,他下午5时才下班。为了克服这一困难,他回忆:“那时,为了上绘画培训班,我每天拼命地跑步,学校离车间5公里到6公里。跑得越快,上课的时间越长。绘画教师看到我每天上课全身都是汗,脸上有时候还有油脂痕迹。了解事情以后,教师特别贵重自己亚洲学生的好学精神”。

毕业于图卢兹市艺术学院后,黎伯党画家又开始了一个新竞赛。这次不是用自己的双脚拼命地跑步上课,而是用自己的头脑跟得上法国时常热闹非凡的画派与趋势,巴黎一直是新的艺术潮流诞生的最重要之地。由于勤劳、好学、爱冒险和有本领,黎伯党画家在自己的艺术事业中取得显著结果,艺术界、传媒界一向对这些结果给予肯定。

黎伯党画家最珍贵的就是实事求是、认真学习与创意精神。在科学乃至在艺术,想要创造,总是应接受与继承。在自己的环境中,黎伯党画家更加了解这一问题,因此,他的创造朝着这一方向发展。比如,黎伯党画家获得世界绘画界承认的最重要创作就是名为版画印刷技术。他在西方传统版画手工印刷技术的基础上寻找、翻新和使之更加丰富。基于传统版画手工印刷技术,一版画上有多种颜色,要进行多次印刷。黎伯党画家找出了新的、独特的印刷技术,通过一次印刷可以给一版画印刷多种颜色。另外,黎伯党画家还做空间画。空间并不是陌生的题材。在绘画历史上,许多画家创作有关空间题材,不少不朽作品芳名传万代。为了创作这些画,黎伯党画家巧妙地将西方的画法与东方的画法相结合,从而寻找出自己的画法以反映对象。除了利用西方透视画法,或东方艺术平面画法以外,他还使用鸟类、飞行员从空中上看地面和宇宙,为自己创造空间,从而创造神奇、梦幻与神秘的世界。

黎伯党画家实事求是、好学、爱冒险精神还体现于他不像其他画家一样一生专心于一个体裁,他试验过造型艺术的各类体裁,如印刷画、绢画、漆画、磨漆画、拼贴画、纺织画、雕刻、木质雕刻、石质雕刻、铜质雕刻、陶器、陶瓷、艺术饰品等。

接受艺术的新奇一直是艺术生活中的一大问题。杨碧莲画家和阮创画家就是越南第一个观赏黎伯党画家作品的人。而黎伯党画家回国时第一次看到就是阮创、杨碧莲、阮思严、裴春派等四位著名画家的作品。黎伯党画家看这些画时提出具体的意见。阮创画家看黎伯党画家的画时,仔细看了很久,什么都没说,只点了头,不知道是他赞赏还是耻笑。杨碧莲画家只简短地说:“这也是一种画法。能画到这一水平也不简单,很费心啊!”看黎伯党的画尤其是有关空间主题的作品就知道他很精心、巧妙在画面上使用刻、培粉、培纸等技术,还使用浮雕或凹雕等技术和使用其他辅助技术创造出一幅画。

了解并能接受艺术的新奇并不容易,黎伯党画家刚回国时并没有同画家界交流。他与河内市艺术家的第一次交流是在黄忠通诗人家里进行的。这是愉快的一次会晤,最终是阮创画家与黎伯党画家的画画比赛,他们画的是猫。画画比赛结束时,阮创画家画了两只猫,黎伯党画家使用本人擅长的一笔画法画了一只猫。此次比赛结束后,我问黎伯党画家:“以你自己所熟悉的一笔画法,在那么长的时间内你可以画出5、7只猫,为何只画一只?”黎伯党画家哈哈大笑地说:“我是客人,应该讲礼貌”。那是最初的。现在就不一样了。

黎伯党画家是为越南乃至世界艺术作出巨大贡献。他在法国著名并被命名为“东方-西方艺术大师”。自2004年顺化节以来,黎伯党在顺化举行了多项艺术活动和艺术展。黎伯党画家于法国时间3月7日1时15分在巴黎逝世,享年94岁。(完)

作者:阮豪海